www.66sbc.com_www.66sbc.com-【进行投注】

社友网

2019-10-16 11:16:49

字体:标准

  虽不能与关中平原相比,但人口密度远远高于洞庭湖和鄱阳湖流域,在长江流域处于领先地位。北线、东线的分布比较清晰,长城主体绵延在叶县、方城、舞钢至泌阳县一带,总长约300余公里,修筑时代不晚于战国时期。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鹞山与龙头山之间有一条土垄,它长约数十公里,高不过两米,宽约2米至3米不等,淹没于荒草之中,当地人称之为“土龙”。

  与一般人印象中的长城不同,楚长城是以人工修筑的墙体连接山险、关堡为主体工程,加以烽火台、兵营、城址等重要组成部分,与古道路、古河流等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战略性军事防御体系。东汉人班固所著的《汉书·地理志》中有这样的文字:“叶,楚叶公邑,有长城号曰方城。难道这座遗址不是牵强附会的凭空建造,而是真的有据可依?我不由收起了小觑之心,转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尹彩春先生认为,楚长城是以列城为基础,以古道关隘为重点,与山岭相连结的军事工程。”我颇为失望,但又不肯死心,因为这毕竟只是艾先生的一家之言,于是决定还是去实地看看。南召楚长城遗址大部分为石城墙(干垒石),少数为土城墙,呈带状弓形分布于县境西部、北部和东部,沿线存有关隘近10处,城寨140余座,古道11条,口子门1处。

  我们沿着无路的山脊,在树丛中穿行,又突然遇上降雪,地上又湿又滑,苦不堪言。305省道从门洞中贯穿而过,其上一辆辆汽车川流不息。所谓列城即是一系列依地形排列的防御性小城,以为屯兵警哨之所,它的遗迹看上去就像一座座小山寨。

  因为这里与湖北竹山县接壤,在战国时代时而属于秦时而属于楚,成语“朝秦暮楚”原本说的就是这一带,所以要寻找文献中提到的从竹山县开始的楚长城,是绕不开这个区域的。”这样的认知,给了我们在汉水南岸寻找楚长城的工作以莫大的启发和鼓舞。东汉人班固所著的《汉书·地理志》中有这样的文字:“叶,楚叶公邑,有长城号曰方城。

  我们请尹先生带着去实地寻访,以县城为中心,开着越野车跑了一个星期,考察了几处遗址:南召县的云阳镇东、西花园村山寨明显的瓮城;口子垭关口的据险设关;鲁阳关及其附近的青石板古寨明显的连接墙;云阳小学院内的楚王行宫遗迹等。细看,“路”上有些段落是很坚实的夯土,有些则是堆砌的乱石。所谓列城即是一系列依地形排列的防御性小城,以为屯兵警哨之所,它的遗迹看上去就像一座座小山寨。

  而河南楚长城建筑特点则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有土用土,无土用石。也就是说尹彩春先生的推断得到了印证。楚长城的特点是虚实结合,虚的是山岭、深谷;实,指的是列城、关门和连接墙。

  这样的考察结论,让我深感意外,也又一次陷入了迷茫——关于楚长城的传说很多,但为什么一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是尚未找到?还是根本就不存在?难道所谓的“楚长城”竟是一个伪命题?只是后人对史籍的一种误读或者演绎?柳暗花明,河南用考古学的方法确认了楚长城2009年冬,我们怀着满腔疑惑,过汉水往北,奔赴河南省,继续调查。摄影/李宗献听到这个消息我颇为振奋,但艾先生随即又给我泼了一瓢冷水:“这段‘古长城’绝不是楚长城。寻找楚长城,必须要打破脑海中长城必须是很长一段实体城墙连在一起的概念,一般说,凡是山岭、古山寨、关隘、连接墙是在一条线上的,都可能为楚长城。

  又有连绵的连接墙(上图摄影/张华伟),还有一些看上去则颇像一座座的“山寨”(下图)。董先生是一位奇人,曾经年累月徒步长城,出版过多部有关长城的专著。但你是否知道,据史书记载,秦始皇在北方修建万里长城的同时,曾下令拆毁齐、楚、魏、赵、燕等国在各自边境上修筑的互相防御的“长城”,以利国家统一。

  历尽艰辛,第一次寻找楚长城之旅在失望中落幕2006年初,我来到陕西省白河县,据传在县境内的山岭上残留有很多段古长城。摄影/张华伟。武汉大学考古系余西成主任则认为:竹山关垭的古长城是由明代重修,但墙体有明显分层,古长城的底基可能更早。

  细看,“路”上有些段落是很坚实的夯土,有些则是堆砌的乱石。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先生2000年时,曾到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考察当地的“楚长城”遗址。我惊奇地发现,我们一路所见的“楚长城”遗址中有许多看上去都是古山寨的形式,直到进入平顶山境内的叶县和舞钢市,才找到一些不同的感觉。

  在河南省目前考古确认的楚长城中,南召县楚长城是线路最长、关城最多、保存最为完好的部分。历经艰险后终有所得的欣喜被这副楹联击得粉碎。但你是否知道,据史书记载,秦始皇在北方修建万里长城的同时,曾下令拆毁齐、楚、魏、赵、燕等国在各自边境上修筑的互相防御的“长城”,以利国家统一。

  2008—2010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考古调查和局部发掘工作,初步认定,这就是楚长城的一部分,且修建年代不晚于战国时期。在河南省目前考古确认的楚长城中,南召县楚长城是线路最长、关城最多、保存最为完好的部分。终于在第三天中午,我们找到了村民所说的城门,城门两边有副石刻的楹联“天开北阙人皆仰,马放南山鹤不惊”。

  尹彩春先生认为,楚长城是以列城为基础,以古道关隘为重点,与山岭相连结的军事工程。但令我稍感安慰的是,在山脊上艰辛跋涉的两天中,我们发现了两段残长城的遗址。调查结果显示,在这个范围内的长城遗址中,战国至秦汉时期的物质遗存不明显,被竹溪县当作楚长城的关垭遗址附近的古城墙,修建年代不会早于明代。

  湖北省十堰市博物馆副馆长祝恒富,根据古籍对十堰市所辖五县一市的古山寨做了一个大致的汇总,发现几乎每个县、市、区均有数十座甚至一百多座古山寨:竹山县133座、房县68座、郧县(今郧阳区)85座……视野再扩大,在汉江南岸的茫茫大山深处,陕西安康、湖北神农架、宜昌、襄樊地区也都有数量惊人的古山寨。我感到非常失望,楷书是汉末才由古隶演变而成的,看来这段长城与秦始皇统一文字前的楚国无关了。《旬阳县志》记载,旬阳境内的长城均为石长城,大致可分三类:与白河县交界地区的修建年代较晚,是清嘉庆五年(1800年)白河知县严一青为防御白莲教起义军入境而筑的“界墙”;时代较早的部分,疑为清初李自成余部郝摇旗、李来亨等,在郧阳西部山区拥立“韩王”,坚持抗清时所筑;时代最早的部分,有可能为战国中期以后,楚国为遏止秦国、确保灭庸国分得的上庸而筑……税晓洁等人为了考察楚长城遗迹,频频出没于荒野、深山等人迹罕至的地方,条件往往非常艰苦,于荆棘之处前行,在无路之处开路,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有时为了获得准确的一手数据,他们还需要攀援在陡崖之上的残墙上进行探查和测量。

  因为这里与湖北竹山县接壤,在战国时代时而属于秦时而属于楚,成语“朝秦暮楚”原本说的就是这一带,所以要寻找文献中提到的从竹山县开始的楚长城,是绕不开这个区域的。”我想,随着调查研究和考古工作的不断深入,揭开谜底的时间不会太远了。我决定向南,去找那段有城门的长城,因为文字的记载往往能说明很多问题。

  其后历代每逢战乱,又被后人重修加固,再次利用,最终留存至今。沿着新修的水泥地面,我在这段短短的“长城”上随意走走,不料却有了新发现:极目四顾,关城两边尽是连绵的土垄,俨然是残墙形状,其上青苔斑驳,很多老树已经把根深深地扎进墙中,土墙还不仅一道,而是有好几道,依稀围成一座瓮城的形状。我和同伴沿着古旧的石板路向山脊进发,小路越走越窄,渐渐隐没在树林草丛之中。

  多年前,因为“徒步长江”,我得以结识董先生。行至两省交界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段“长城”,它是典型的明长城制式,两翼是厚重的青砖城墙,城墙上筑有连绵的垛口,中间是一座雄伟的关城,城门洞上题着的却是两个魏碑体的大字——“关垭”。在河南境内,在湖北陕西交界处,一条条或石砌或土堆的残墙矗立在无人的山野之中,默默无闻,毫不起眼,任凭岁月打磨掉它们曾经的光彩,任凭风雨将它们侵蚀得日渐沧桑。

  之后,本地区人口总体上一直呈下降趋势,直到清末民初才达到秦汉时代的人口水平。在竹溪县文化馆,我得知这里珍藏有已故文物工作者尹知乐先生留下的楚长城遗址手绘图,老先生在其中标明“楚长城”由“竹溪、竹山、丹江口,到邓县、淅川、镇平、内乡、南召、栾川、嵩山、鲁山……”研究长城的权威专家罗哲文先生在其所著《长城》一书中,也持类似观点:“楚长城的位置,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它的西头从今天湖北的竹山县开始,跨汉水辗转至河南的邓县,往北经内乡县,再向东北经鲁山县、叶县,往南跨过沙河直达泌阳县。本地区如果存在长城,可能就是天然与人工工程相结合。

  总长将近一千里。墙体内还出有三棱铜镞1枚、铁镂铧3件,它们的年代为春秋时期至战国早期,这也初步判定了楚长城的年代。他告诉我,这里确实有“古长城”,它大致是沿着陕西与湖北两省边界的大巴山支脉伸延,随着山脊的起伏转折,或隐或现于群岭密林之中,略呈自西南往东北的走向。

  董先生是一位奇人,曾经年累月徒步长城,出版过多部有关长城的专著。本文作者税晓洁耗时十多年,几乎走遍了传说中楚长城的全线,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查阅了浩如烟海的地方志、古籍和考古资料,试图穿透笼罩在其上的重重迷雾,对被罗哲文先生所说的中国长城系列中“永远的谜”——楚长城,做出自己的探索。”我颇为失望,但又不肯死心,因为这毕竟只是艾先生的一家之言,于是决定还是去实地看看。

  ”这些资料,都成了我其后“寻找楚长城之旅”最初的、也是最基础的指引。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鹞山与龙头山之间有一条土垄,它长约数十公里,高不过两米,宽约2米至3米不等,淹没于荒草之中,当地人称之为“土龙”。”我颇为失望,但又不肯死心,因为这毕竟只是艾先生的一家之言,于是决定还是去实地看看。

  湖北省十堰市博物馆副馆长祝恒富,根据古籍对十堰市所辖五县一市的古山寨做了一个大致的汇总,发现几乎每个县、市、区均有数十座甚至一百多座古山寨:竹山县133座、房县68座、郧县(今郧阳区)85座……视野再扩大,在汉江南岸的茫茫大山深处,陕西安康、湖北神农架、宜昌、襄樊地区也都有数量惊人的古山寨。我对这段明显是现代仿作的长城产生了兴趣,于是停车细看,却发现这里赫然被标注为“楚长城”!门洞边竖着一座碑,上面写道:“……关垭为楚国边塞,两山夹持,一道中通,为楚长城之险要关隘……”落款为“竹溪县人民政府,公元二〇〇〇年九月”。最让我感兴趣的则是对楚长城建筑结构的查明:河南楚长城是以人工修筑墙体为主线,连以山险(山险指在地势险要之处,与墙体共同构成防御体系的山体、河流、沟壑等自然地物),共同构成庞大的防御天堑。

  《诗经·小雅·出车》有文:“天子命我,城彼朔方。它是否为后人在楚长城的基础上重修加固、再次利用,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主体墙体多为土石混筑,也有纯土堆筑和纯石砌筑,土石混筑墙体又分夯筑和堆筑两类。

  从南召县到方城县,到叶县,再到舞钢市。305省道从门洞中贯穿而过,其上一辆辆汽车川流不息。东汉人班固所著的《汉书·地理志》中有这样的文字:“叶,楚叶公邑,有长城号曰方城。

  细看,“路”上有些段落是很坚实的夯土,有些则是堆砌的乱石。除此之外,在《史记》、《国语》、《战国策》以及郦道元的《水经注》中都能找到记录楚长城的文字,但因地面遗迹留存不多,很长一段时期内找不到关键的考古证据,因此对上述这些楚长城的文字记载,也有许多专家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关于楚长城是否存在?具体位置在哪里?形制究竟是怎样的?学者们一直充满了争论。湖北省竹溪县锦鸡寨地处与大山余脉相连的独立山体之上,现存建筑属明清时期。

  2008—2010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考古调查和局部发掘工作,初步认定,这就是楚长城的一部分,且修建年代不晚于战国时期。地势海拔低的区域都修筑有人工墙体;在高山险阻和江河为堑难以通行的地段,或利用稍经加工的山险墙,或直接利用山险构筑防线,充分体现了“用险制塞”的原则。”有学者考证,这段文字就是关于我国“长城”的最早记载,并言明北方长城的作用在于防范游牧民族的侵掠。

  舞钢平岭楚长城墙体就是夯筑而成的。山穷水尽,我开始怀疑楚长城是否只是后人的误读或者演绎?下山后,我整理思路,想起了一个细节:我们找到的几段残“长城”,凭肉眼观察,似乎能看出墙体分好几个层次,而且最上层的墙体明显窄于其下宽厚的墙体,像是在原有旧墙基础上修筑而成的。我们沿着无路的山脊,在树丛中穿行,又突然遇上降雪,地上又湿又滑,苦不堪言。

  我和同伴沿着古旧的石板路向山脊进发,小路越走越窄,渐渐隐没在树林草丛之中。汉江南岸的大巴山区气候湿润,少了人的侵扰,树木异常繁茂,即便是在冬天,我们的视线和脚步也总是被枝叶遮挡。看来我在山上下的结论草率了些,会不会是后人利用了前人的劳动成果,在“楚长城”的墙基上修筑的这些石墙呢?我们继续到与白河县紧邻的旬阳县调查,与白河县艾文仲先生不同,旬阳县博物馆、县志办、文化局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们,对这一带古长城的看法要谨慎得多,他们不肯给出什么结论,只给我们看《旬阳县志》。

  湖北省竹溪县锦鸡寨地处与大山余脉相连的独立山体之上,现存建筑属明清时期。在舞钢杨庄乡,文保员胡建银领着我们去看被当地人称作“土龙”的长城遗址。”那么,楚长城是什么样子?它在哪里?既然被称为“最古老”,它的历史又可以追溯到何时呢?现在,提到长城的样子,一般人脑海中浮现出的,那些有着青砖城墙、巍峨敌楼、雄伟关城的长城,多为明长城;而提到长城的历史,目前人们广为所知的是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了抵御北方的“戎狄”,下令修筑的秦长城。

  听说我